常见问题常见问题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查看您的站内信件登录查看您的站内信件   登录登录 

Stallman和他的免费软件世界

 
发表新文章   这个论题已经被锁定,您不能发表、回复或者编辑文章。    FreeBSD China -> 历史-文化-设计-实现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wxjoshua
精神病


注册时间: 2002-09-06
文章: 569

文章发表于: Thu 2002-10-17 08:19:30    发表主题: Stallman和他的免费软件世界 引用并回复

有计算机的地方, 你就听得到有人说: 「这软件可真不赖, 正是我要的」

「要我为你拷贝一份吗�t」据美国 SPA (Software Publisher's Association)

估计, 目前世界上在用的软件, 有一半是非法海盗版, 使得软件界每年损失

20亿美元之多。



□软件不用钱�t



干这种坏事的, 不只是满脸横肉的海盗, 以及在亚洲大量复制之后再输入欧美

的雅痞, 真要怪的应该是我们所有人。常常办公室里买来一套文书处理程序,

不用多久, 就见所有计算机都在用; 不然就是拷贝一份在家里和办公室, 走到那

里都有得用。反正拷贝来的程序同样办事情, 干什么要花钱买�t



在麻省理工学院附近, 自由软件基金会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FSF)的

董事长 Richard M. Stallman (RMS)认为, 是卖软件的公司, 让他们的顾客选择

干坏事的路子, 而不劝他们的朋友自己去买合法的软件来使用。Stallman 说:

「想想看, 如果有人同你说: 『只要你保证不拷贝给其它人用的话, 我就把这些

宝贝拷贝给你用。』其实这样的人才是魔鬼; 而诱人当魔鬼的, 则是卖高价软件

的人。」



□免费拷贝软件



所以从六年前开始, Stallman 成立这家基金会的主要目标, 就是促进他的

软件共享的想法。在一个软件共享的社会理, 人人都可以拷贝软件给他朋友

用! Stallman 说: 「我决定一定要干到底, 即使是由我自己来写这样的软件

都行。」



将一个一个的码拼成一套计算机软件, 对大多数人而言是件难事, 但是对 Stallman

来说, 就同张口喝杯水般容易。有人说, Stallman 应该算是世界上最伟大,

软件写得最多的程序设计师, 在他的努力和影响下, FSF 已经推出成打的程序

设计工具, 其中有许多比市面上类似的商品优越得多, 也广受欢迎。甚至

一些有头有脸的厂家, 如 HP 和 DEC 等, 也采用过他的程序, 纳入他卖给你我

的计算机系统里。



程序中最有名的是 EMACS, 这是一种功能非常强的程序, 在计算机界流传很广,

很多人都在用它; EMACS 可让程序设计师从事广泛的工作: 由编辑档案到玩

游戏, 使用者可以轻易地任意去修改它, 也可以把自己的创意加进去。



Stallman 不单自己一个人在叫着免费的软件的行动, 他已经��出一阵风, 让

许多人都支持他, 为他撰写免费软件并提供帮助。虽然由这些人所撰写的大

部份程序, 只是现有免费软件的一些修改版本而已, 但也有不少程序是有计划

地开发出来的, 而且一切都免费, 你尽可拷贝去送人, 不必怕像 Bill Gates

等拜金主义者会来找碴。



□Stallman 鞠躬尽瘁



业界支持 Stallman 和 FSF 的有心人士和厂家, 已陆续提供价值 60 万美元

的现金和设备。去年夏天, Stallman 还获得 MAC Arthur 基金会所颁赠的天

才大奖 (Genius Grant), 以表扬他在推动免费软件上所做的努力。



Stallman 说, 他要做出一系列乱棒的免费软件, 好到让厂家们只要不用它就

会倒店的程度! 他希望由这项努力, 把使用者从计算机软件教父和暴发户们

手中解救出来, 重见当年玩家们 (hackers) 的理想。



每道程序都包括一些绝对不能有错的指令, 及一些对指令的解释。所谓的

指令和解释, 被写程序的人统称为 "source code"。在早期电算时代, 厂家

卖软件时, 也包括 source code, 才能让懂得程序设计的人知道, 买来的

程序是如何做事法, 当然也可以修改它, 好修理好毛病 (bug) 和添加些自己

想要的新功能, 甚至也能把程序的某些部份切开来重新组合。



□自私的厂商们



但 70 年代和 80 年代里, 软件市场暴增, 厂家们开始不让人知道所用的

source code, 怕对手一夜之间将它改头换面, 把原作吞了下来。Richard

Stallman 认为, 这可是大错特错; 把 source code 让大家知道, 正是他

推动免费软件运动的重心。他常常用两台激光打印机的事, 来解说 source

code 必须公开的重要性。



Stallman 从 1971 到 1983 年, 在麻省理工学院的人工智能实验室从事

研究工作。70 年代的激光打印机大得同辆新尖兵一样大, 所以 Xerox

送了一台 Xerox Graphic Printer 给 AI 实验室时, 人们发现唯有 AI

实验室的九楼机房里, 才找得到位置放它。实验室的人把它连上 AI 实验室

自己开发的局域网络, 于是在大楼里所有的人只要在各自的计算机上打些

指令, 就可以叫那台巨无霸打印机帮你服务。



它的打印速度蛮令人满意, 只是有时纸印光了或夹了纸, 一大堆人的打印

工作就全部停了下来。有时有的人要印上一大堆东西, 而有些人只要印一

两张时, 不得不爬上九楼, 把打印机的控制改一下, 使它先印一两张。于是

一天就这样爬上爬下, 没有人受得了。



幸好打印机送来时, Xerox 把驱动程序的 source code 也随机附上,

实验室的人就把控制打印机的驱动程序等功能作了些修改, 于是大家都

省了不少麻烦和汗水。Stallman 回忆地说: 「把你要的打印做完了之后,

它还会通知你; 如果夹了纸或你想问些什么打印上的事情, 它也会让你

知道。」



到了 1978 年, 一切都变了, Xerox 再送了一台叫 Dover 的新机给 AI

实验室, 但不愿再附上 source code。Stallman 说: 「因此我们没办法

修改 Dover 的程序, 于是整个大楼的打印效率又回到从前, Dover 卡了

纸或把纸印光了, 你在下面也不知道。」



□程序的生命: source code



所以把 source code 收起来, 不愿让买程序的人得到, 所造成的不只是

在打印机上的影响而已; 例如一位炒房地产的人所用的会计程序, 只能帮

你处理十件房地产的帐目, 如果你多出三家新房子的生意时, 你的计算机

程序就没法处理多出来的帐目。因此, 若你没有程序的 source code, 你

就是想请位程序高手来帮你修改, 也没办法下手; 唯有拥有 source code

的业者, 才能为你提供修改, 及给你新的版本。就像你买了一辆车, 但只

准一位机械师才能修理它, 而他又住在另一个城里, 一旦车子坏了就很麻烦。



当然, 消费者可另选一种程序来用, 但一般用计算机的人都有惰性, 一旦用惯

了某个软件, 就不容易改变, 况且还得花时间(即是金钱)去学用新的程序,

吃亏的都是使用者。大部份程序数据都是用一种专属性的格式储存起来, 而

不与其它程序的格式兼容, 所以有时即使所用的程序有些问题, 使用者也无

多大意愿去改用其它程序。



直到最近, 人们仍然碰上同样的问题: 老在换用计算机和程序; 这问题当然是

出自操作系统。来自 IBM 的计算机, 用的 OS 是 VM, 而 Prime 计算机却用

PRIMOS; DEC 则有成堆的 OS, 而且有时一种计算机有多种操作系统。



□会生金蛋的鸡



对硬件业者来说, 这可是笔好生意, 就像抱了一只会生金蛋的鸡一样。因为

即使开拓不了新市场, 业者仍然捉住一群不得不再买同牌子计算机的使用者,

来跑他已经投资不少银子买的应用软件; 到时业者开价多少就是多少, 客户

只好一直被业者牵着鼻子走。以客户的观点来看, 事情就是这么回事, 人生

也就是如此, 除了乖乖的交钱之外, 一点法子也没有。但对做计算机研究的人

来说, 这种封闭式系统, 简直是个大灾难, 如果某人在一种计算机上写了个程

式, 你就没法在其它计算机上用它。



于是人们开始大谈 open system, 企图让使用者把各家厂牌的硬件、软件混

起来用, 使得计算机业界走上一条新的路子; 兼容性使得客户得到更多的服务

和产品; 而相互竞争也把产品价格压低下来。



所以, 事实上开放系统就是 Stallman 想解放软件的想法; 虽然不见得一切

都是源自于他一个人的想法。而开放系统的实质, 在于叫做 UNIX 的作业系

统, 和叫 C 的程序语言, 这点看『热讯』的朋友比我还要懂, 二者都是源自

于 70 年代的贝尔实验室 (Bell Labs)。



AT&T 的 Ken Thompson 和 Dennis Ritchie 开发出 UNIX, 使它成为写程序

的人梦想成真的操作系统。整个 UNIX 是由一些小的程序 tool 所组成,

每个 tool 都有一定的功能, 把这些 tool 组合起来, 写程序的人就可叫

计算机做出相当复杂的事情来。



但在 UNIX 上, 仍然有不兼容的问题。比如在 DEC 计算机上, 用 C 所写的

UNIX, 与在 IBM 上的操作系统仍有少数的差别, 与 Honeywell 的作业

系统又有些不一样。所以在一个计算机上的 UNIX 所需的程序, 也不见得能

在另一种机器上用。



□打破专属的 OS



直到 1976 年, Thompson 和 Ritchie 才突破这项困难。他们认为, 虽然

程序用 C 写是个不错的好主意, 但仍然不够好。于是两个人干脆开始用

UNIX, 完全取代计算机原有的专属性操作系统; 也就是将所有采用开放系统

的计算机, 都直接以 UNIX 为操作系统。这点子现在看起来, 根本是天经

地义, 但在当时, 每种计算机都有它各自的操作系统, 所以他们的想法的确

相当偏激且具高危险性。



打从那时开始, UNIX 已不只是个研究上的好材料。1973 年, 贝尔实验室

里大约有 25 台计算机开始跑 UNIX, 不久 UNIX 就从这家电话公司扩散出来,

到了 1977 年, 已有 500 多处地方的计算机在用 UNIX, 包括 125 家大学,

在柏克莱的加州大学就是其中之一。



UNIX 在柏克莱开始走向新的里程碑, 也显示如果使用者可用到 source code,

就可发展出一大堆文化来。当时和其它学校一样, 柏克莱得花 400 美元,

向贝尔实验室购买放在磁带里的 UNIX 系统和 source code。但大学里的

人不单只是去用它, 两位杰出的研究生 Bill Joy 和 Chuck Haley 开始

修改 UNIX。1977 年, Joy 散出去 30 份免费的 BSD (Berkeley Software

Distribution) UNIX 版本, 包括 UNIX 本身、一些程序及修正版本在内。



以后的 6 年里, BSD UNIX 本身发展成为一套完整的单独软件, 而功能也

比原来 AT&T 的版本好得多, 例如 BSD UNIX 有多任务功能, 同时执行不同

的应用程序; AT&T 的 UNIX 要求文件名称只能有 14 个字母; 但柏克莱的

版本可长达 255 个字母; 而且加州柏克莱也为 UNIX 计算机开发出高速网络

系统。如果两者真的比一高下, 一定是 BSD UNIX 盖过原来的 UNIX。但

加州柏克莱对外只收拷贝的工本费而已, 从不多收你的血汗钱。



□UNIX 是摇钱树



其实柏克莱的版本并没有影响 AT&T 的 UNIX 生意, 由于 BSD UNIX 是源于

贝尔实验室的 UNIX, 所以任何人要用 BSD UNIX, 都还得向 AT&T 购得

source code 的授权。AT&T 开始了解 UNIX 是个摇钱树, 1977 年, UNIX

的 source code 就值一万七千美元, 到了 1981 年, 价钱更涨到四万

三千美元!



教育用的 UNIX source code 授权费用就低得多, 约在一千美元以下。

于是许多大学向 AT&T 购得执照, 把一道送来的 UNIX 程序朝架子上一丢,

而向加州柏克莱大学买 BSD UNIX 来用。



许多商家付不起几万美金买附有 source code 的 UNIX 版本, 只好花几百

美元买没有附 source code 的版本来用, 既不能改它, 也无法看到它是

如何做事, 但可以用它来撰写你自己要的应用程序。



□Lisp Machine 的消长



让我们回过来再谈 Richard Strallman。在 MIT 里, Stallman 和 AI

实验室也多多少少受到软件商品化的刺激。1970 年的后半年, AI 实验室

挤满了学生、教授、和一些在高中和大学时候, 来到实验室就一直没有

离开的技术人员, 个个热衷于程序设计和玩计算机, 这些人狂热于电算的

原因, 主要是一台叫 Lisp Machine 的计算机和全新的操作系统, 专门用来

研究人工智能。



为 Lisp Machine 开发的程序进展很快, 只要任何时候有人发现了虫

(bug), 马上就有人前来抓虫; 如果有人想在程序里加些新功能, 使它

能多做些有用的事, 通常是说了就做; 以前没有做过的就是好东西, 而且

一定要做出来为止。这就是 Lisp Machine 为 AI 实验室所带来的极盛

时代。



1980 年, 一些 AI 实验室的玩家们, 受到学术上进展快速的鼓舞, 离开

了 AI 实验室, 而成立了一家 Lisp Machine Inc. (LMI); 不久另一批

人也跑出去, 成立了第二家由 AI 实验室成员所组的公司 Symbolics。

两家公司都向 MIT 取得使用 Lisp Machine 的操作系统, 合同上有句话

特别强调: "任何在 Lisp Machine 上的改进, 必须都归 AI 实验室所有"

。虽然两家公司闹得很凶, 但仍然得共享其甘苦和欢乐。只要任何人

有所突破, 大家都有权分享。AI 实验室的玩家们都认为, Symbolics、

LMI、和 MIT 的合作方式, 应是软件开发的最好模式。



但到 1982 年, Symbolics 的律师们详细的阅读早先公司与 MIT 的授权

合约发现: 任何人用了 MIT 的程序所开发的新软件, 都属于 MIT 的, 但

MIT 并没有权利去扩散这套新开发的软件; 所以 Symbolics 开发出一套

新的操作系统, 她不愿 MIT 也让 LMI 分享。虽然 Symbolics 这套作业

系统并不是好得不得了, 但 Symbolics 这种新政策, 已经完全破坏软件

共享的好意。



Lisp Machine 的发明人 Richard Greenblatt 回忆, 当时他和 Stallman

对 Symbolics 非常失望, 而两人也非常丧气。他们从此拒绝与 Symbolics

有任何牵连, 并且决定用行动来对付 Symbolics。两人不眠不休花了整整

两个星期, 重新为 Lisp Machine 打造个比 Symbolics 还要好的作业

系统。



□惩罚 Symbolics 的独断



以后的两年里, 只要 Symbolics 推出任何新点子和新功能, Stallman 就

为 MIT 和 LMI 撰写比 Symbolics 还要好的程序供 Lisp Machine 用。

这种作法, 有时得花 Symbolics 整整两个月, 才写得的程序, Stallman

只要几天就能写出类似但功能更好的程序。Stallman 说他之所以这样做,

主要是为惩罚 Symbolics 打破软件分享的诺言; 他认为, 这是对付

Symbolics 不守信的一场战争。



当 Stallman 仍极力维护软件分享的信念时, 他深深喜爱的 AI 实验室,

也开始维持不住了, 老的玩家们一个个离开, 大部份被 Symbolics 和

LMI 吸收。Stallman 还记得那时的情形: Lisp Machine 出了毛病, 再

没有人想去修理它, 只好把它完全关掉, 像个孤儿般丢到一边, 没人

管它。他说: 「那时 AI 实验室已经没法再支持下去, 我是最后一个

还想让它活起来的呆瓜, 但后来我也没办法了, 因为一个人根本发挥

不了作用。」



Stallman 开始觉得他这样与现实抗争没有什么意义, 计算机系统的演化

已经超越了 Lisp Machine, 它太专, 生产起来也太贵了。Stallman

终于看出他真正的敌人不是 Symbolics, 而是整个不开放 source code

的软件业界。于是在 1984 年, 他决定开始反攻, 他觉得只用他的高超

技术, 来惩罚那些背信而不开放软件的小圈圈之外, 他应该要开创个

新局面。



□Stallman 的反攻



Stallman 把他的新宝贝叫作 GNU, 是 GNU's Not Unix 的缩写; 时间

是 1984 年初, UNIX 已经渐渐为众人所看好, 视为未来计算机的作业

系统。此外, UNIX 也成为学术界和研究机构用的主要操作系统, 并

开始扩展到商业界的计算机世界, 由微电脑到超级计算机都有适用的 UNIX

版本, 连 IBM PC 都可跑 UNIX。但 UNIX 价格相当贵, Stallman

认为, 唯有免费而全新的操作系统, 才会被广大的各阶层使用者所

接受。



GNU 绝对不是 UNIX, 虽然所有的 GNU 软件都可以在 UNIX 下跑。谁都

可以向 Stallman 要 GNU, 所有 GNU 软件的 source code, 都可任意地

拷贝给任何人, Stallman 不愿用 GNU 来搜括人们口袋的血汗钱。



□授权新发明



不过 Stallman 最担心的, 是怕一些厂家把他写的操作系统稍加修改,

就宣称这种改良过的程序是新的发明, 等被不肖厂商抢去, 就成了专属

性的程序。为防止这企图, Stallman 创了个所谓 "Copyleft" 的授权

办法。Copyleft 可让其它人在 GNU 的程序上作任何的修改, 但不得

拷贝。Copyleft 也要求任何要散布 GNU 程序的人, 也须把 source

code 也拿出来给人用, 不过可以酌收一点费用。此外, 如果新的程序

也采纳任何已被 Copyleft 管制的程序片段, 这新程序也就被

"Copylefted" 了。



虽然 Stallman 也预料, 世上还是有像他这样傻的写程序的人, 会前来

帮他推动这项新的 GNU 计划, 但一开始仍然只有他一个人。当他发现

他原来在 MIT AI 实验室的办公室, 还没有分给其它人用时, 他就每天

晚上都溜了进去─他总需要个计算机才能撰写 GNU。久而久之, 白天他也

跑去用实验室里的计算机。



当时 AI 实验室主任 Patrick H. Winston 虽知道有这回事, 但他并不

声张, 因为 Winston 始终不把 Stallman 的辞职当真, 只要 Stallman

又能创造些好东西给大家用, 实在没有必要把这位共事 13 年的老同事

打发走路。



不要一年, Stallman 完成了第一套程序: GNU EMACS。它的编辑程序,

比一般市面上 UNIX 的编辑程序功能好。EMACS 的功能之强, 你可用它

来写程序, 也可当场马上试试看: 可读 E-mail、可翻阅在线所有的

文件, 并有一道抓虫的工具 (debugger, 也是 Stallman 写的), 也可以

玩游戏, 行家们一看就知道 GNU 软件的厉害, 于是就一一拷贝, 一传十

、十传百地传开了。



正如 Stallman 所料, 玩家们陆续地为他的程序抓虫、添加些新功能。

像写 EMACS 这样的程序最难的是在开头, 一旦第一版本推出之后, 就有

一大堆人去玩它, 然后精益求精, 越改越好。目前已有几百种 EMACS 的

子程序, 可用在 50 多种计算机上, 从微电脑到 Cray 的超级计算机都可用

EMACS。



□EMACS 促生 FSF



由于 EMACS 的成功, Stallman 设立了个新的基金会: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FSF); 捐助 FSF 和 GNU 计划的厂商, 也可享有减税的

优待。单单 1989 年, FSF 就收到 267782 美元的捐助, 基金会也因

出售 GNU 程序的手册和计算机磁带, 而赚了 330377 美元。此外,

Stallman 也不再天天溜回 AI 实验室「借」用计算机, 因为许多厂家

已为 FSF 提供一大堆的高性能工作站等硬设备, 包括 HP、Thinking

Machine、Sony, 甚至 UNIX 的老妈贝尔实验室, 也贡献了不少设备。

也有一些厂商捐赠现金, 并把技术人员送到 FSF 来向 Stallman 学习,

而且支付 Stallman 的员工薪支。



FSF 就用这些钱来养 14 位基金会成员: 9 位程序设计师, 3 位负责

技术数据撰写。虽然 Stallman 自己不支薪, 但他不能期望他的同仁

也和他一样看得开, 而饿着肚子为理想拼斗。FSF 的程序设计师一年

也只有 2 万 5 千美元的薪水, 这是一般厂商给薪的一半或三分之一。

Stallman 之所以以低薪待人, 原因不外─可多请几位有相同志向的

玩家, 来为理想而打拼。



目前 GNU 在工作站和迷你计算机市场商很风光, 许多工作站/UNIX 和

迷你计算机厂家, 都把 GNU 纳入他们操作系统, 包括 Convex Computer、

DEC、Data General、Steve Jobs 的 NeXT 等在内。



至今大概只剩下个人电市场还没有多少人用上 GNU。即使 UNIX 也

一样, 在 PC 市场并未展开起来。目前, 你想在 PC 上用 UNIX, 至少

得花 1000 美元以上。但情况会有好转的一年, Stallman 估计, 只要

再一年让 FSF 把 PC 用的 GNU 搞通了, 你就可以在 386 或 486 机器

上用不花钱的 GNU!



□GCC: 除强扶弱的刽子手



如果 EMACS 已把计算机业界摇醒的话, 下一回会再度让软件界图暴利的

宝贝们吃不消的, 将是 Stallman 的 GNU C Compiler (GCC)。看热讯

的朋友们, 大概也无需我再介绍什么是 compiler, 总之 compiler 会

把你要用的软件的 source code 翻译成了 machine code, 好让计算机

了解如何为你工作。并非所有 compiler 都相同, 你把同样的 source

code 给不同的 compiler, 就会得到不同的 machine code; 有些

compiler 所给你的 machine code, 会比其它的效率高, 有些烂的

compiler, 往往把错的 machine code 给计算机, 这时计算机就会出毛病了。



Stallman 知道, 他必须写出个好的 compiler 来, 不然其它人不会去

用它。但他也不一定硬要写个最好的出来, 因为他的 compiler 是免费

的, 一离开他的手, 不一会儿就会变成世界上最好的 compiler。因为

是免费 "copylefted" 软件, Stallman 当然也会把 source code 附着

compiler 一道送。无庸置疑, 一定会有玩家帮他把 GCC (GNU C Compiler)

改得更好, 这也是 Stallman 强调软件应该是 "自由" 的最好理由。



因此, 目前 GCC 所翻译出来的 machine code 比市面上的其它 compiler

所产生的 machine code 都要可靠。许多使用者都知道, 如果那位老兄

一发现有虫, 就可很快经由 source code 找到并治好它, 再主动输回

Stallman 在 FSF 的工作站里。所以 FSF 几乎每个月都推出新的版本;

而一般商品化的其它 compiler, 每年能有新版, 就已经很够意思了。



目前 GCC 可以为 11 种微处理机生产 machine code, 而一般商品化的

compiler, 大都只能为一种微处理机服务。在 Stallman 撰写 GCC 之前,

没有人相信它为多种微处理机撰写 machine code 的 compiler 效率会

很高, 但 Stallman 的 GCC 的确棒到了家, 它所产生的 machine code,

和一般的 compiler 所产生的 machine code 在同一台机器上跑时, 硬是

快了 20-30%。



所以业界现在都知道, 如果那位老兄想要写个新的 compiler 来卖钱,

功能上就得提供 GCC 所没有的功能, 至少也得像 GCC 一样好; 而且

不要忘了, GCC 不要钱, Stallman 还把 source code 都给你用。所以,

今后想以 compiler 来卖大钱、坐收暴利的厂商, 都会没好日子过,

除非它比 GCC 的功能强。



HP 的 Information Architecture Group 的经理 Ralph W. Hyver

说: 「目前许多 HP 所资助的研究机构, 都在用 GNU 软件, 而 HP 自己

内部也用 GNU。」所以今年 Hyver 资助 Stallman 的 FSF 10 万美元,

并提供价位 35 万美元的设备。



Steve Jobs 对 Stallma 也是尊敬有加, 所以 NeXT 公司附加在 NeXT

计算机上的软件, 都是用 GCC 所编译出来的。负责软件工程式的 NeXT

副总 Bud Tribble 说: 「专属性和非专属性那种好, 对我们选用那种

compiler 并不重要, 但我们发现 GCC 所编译出来的 machine code

的确很好, 而 GCC 本身也很健全, 没有虫在里头, 又可以让我们任意

改良它。如果市场上有那种要钱买的 compiler 比 GCC 还好, 当然我

们也会去买来用, 不过目前 NeXT 是在用 GCC。」



□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



但有些公司却不像 NeXT 那样能面对现实, 不愿用 Stallman 的 GCC

软件。这也难怪, 有些公司花了百万美元所开发的 compiler, 就是

不敢拿出来面对几乎是 Stallman 一个人搞出来的 GCC。例如 Sun

Microsystems 对 Stallman 很感冒, 不单单拒绝采用 GCC, 而且绝口

不愿提它。



说起来很矛盾, 也许就是因为 "Copyleft" 的关系, GNU 的软件和 GCC

没有广泛的散布开来。大部份软件业者总觉得, 才把软件卖出去一片,

买的人一转身就拷贝一份送给朋友, 实在不是味道, 也没有什么道理,

而且有人要 source code 你就得给他, 实在是荒唐。这社会怎么养出

个像 Stallman 的宝贝。



□比 Copylefted「更免费」



在柏克莱搞 UNIX 的 Mike Karels 却说, 其实他所写的软件比

Stallman 的 "Copylefted" 软件还要 "免费"。80 年代中期以来,

Karels 在柏克莱 Computer System Research Group (CSRG) 已经把

他们所搞的 UNIX, 同 AT&T 的完全分了家; 到目前, Karels 相信,

已有 "相当多" 的 code 是 CSRG 所撰写的, 而非 AT&T 的 UNIX

这种老东西。CSRG 把这些程序让许多没买 AT&T source code 的业者

完全免费使用, 而不附加任何像 "Copyleft" 的条件; 换句话说, 这些

厂家可以修改这些软件, 也可将它当商品卖出去, 而且卖时也不须为

客户提供 source code。



所以 80 年代里, CSRG 开发了一系列的 UNIX 程序, 专门给网络上的

计算机用, 其它厂家可以买这种软件, 有时将它改了些 source code 或

添加了些新的功能, 就可以当成商品再卖出去。所以到目前为止,

几乎所有 UNIX 业者, 都卖各自修改过的柏克莱 UNIX 网络软件, 但

不是一定有义务附上 source code。



Karels 说: 「如果一定得为顾客提供网络用的 source code, 情势

决非今天的情况, 业者一定会被吓跑掉, 而且也没多少人愿意去看那

单调的 source code。所以业者没有必要一定得将它给顾客。」



不过, 如果使用者手上没有 source code, 向业者买 Karels 这种

"免费" 软件的客户, 就得靠业者来为他抓虫或修改程序。这在计算机

安全方面问题很多。例如, 1989 年, 纽约康奈尔大学学生 Robert

T. Morris, 在 UNIX 网络上放了个病毒, 使得全美成千的计算机全

当了机, 想做个 "解药" 得有 source code。所以, 有 source code

的使用者找到毛病所在, 写行程序丢进去就可恢复正常; 没有 source

code 的人, 只好等网络软件业者提供 "解药"。那次事件中, 有些

使用者得等上个把月, 才由业者那儿得到解药, 或无毒的新版网络

程序。



事后, Karels 曾经鼓吹, 为了要应变危机, 业者也应该为客户提供

source code, 但没有业者理会这种说法, 仍然不愿公开 source code。



□使用者改变了专属环境



支持 FSF 的人相信在 "Copyleft" 的办法下, Stallman 的 GNU

迟早会主控计算机业界。他们认为, 使用者已用口袋的钞票, 迫使

业界不得不放弃专属性的操作系统, 如果人们一旦用上了 "免费"

的软件, 迟早会停止购买昂贵的软件, 计算机工业也就整个改观了。



照 FSF 的计划, 迟早她将会为 PC 和工作站推出能与 Lotus 1-2-3

竞争的 "Copyleft" 软件。新推出时也许功能不如 1-2-3 那样

齐全, 但一定会有不少玩家为它修改, 到时 Lotus 的 1-2-3 唯一

能占便宜的地方, 也许只剩下个 "1-2-3" 的名字而已。



如果软件全部免费, 不得赚钱, 那写程序的可怜虫吃些什么�tBill

Gates 若不在台湾高价出售他的 "重" 量级中文 Windows, 他那

有钱去买十多部四轮名车�tStallman 认为, 在 "Copyleft" 时代,

计算机软件公司还是可以靠服务和训练赚钱。



说穿了公司想赚钱, 主要靠服务 (如支持和训练)。如果你公司没有

人会用 source code, 你就得请位程序设计师, 来帮你修改由 FSF

所得来的 "Copyleft" 程序; 你不必怕你出钱所改的程序会流传到

另一家公司, 因为那家公司也许会为这软件改头换面, 帮它抓虫,

或修改, 或添加些新功能。而在任意拷贝的情况下, 你也因而受惠。



□程序设计师绝饿不死



所以程序设计师绝对饿不死, 仍会像现在高价软件的时代一样, 有

许多「服务」的大钱可赚。而 GNU 的软件也能使写程序的人更具

生产力, 因为他不必凡事都得由零做起, 可由已有的软件来改进。

所以 Stallman 希望, 有一天软件业者不是靠目前的 "Copyright"

的法律, 迫使客户购买软件, 而是提供服务 (如技术支持、训练)。

简而言之, 你可请一位程序设计的人来为你修改程序, 以适合你的

特殊需求。



当然, 不会所有的人都赞同 Stallman 的主张。Lotus 的副总 Tom

Lembery 说: 「光是说说 "可以靠服务赚钱, 所以免费赠送软件"

之类的主张倒是不坏, 但这是为了些什么�t有什么好处�t在我们

经济体系里, 谁能创造价值, 谁就能因卖它而获得更多的价值。

免费软件 "Copyleft" 实在不可思议。」



其它对 "Copyleft" 软件有所批评的人, 则注意到 GNU 软件到目前

为止就是缺少服务和支持, 这将是 GNU 不容易大众化的主要关键所

在。DEC 负责 ULTRIX 工作站软件的产品经理 Jon Hall 说得更妙:

「我们 DEC 支持的不只是一、两个用户而已, 而是同时支持大规模

的, 成千上万的使用者。但有些使用者根本不懂计算机, 也不想要去

搞懂 UNIX, 而 Digital 如果非得要庞大的人力和财力资源来执行

这样的服务, 就得在软件上收取相当的费用, 也得用 "Copyright"

来防止使用者自己拷贝和散布软件。」



□提供服务的专业公司



事实上, 支持 "Copyleft" 免费软件论的业者, 也不见得一定要有

庞大的经费, 来建立庞大的服务部门提供服务。曾为 G++ 程序设计

语言撰写过一种 compiler 的 Micheal Tieman, 就支持这种以提供

专业服务, 来索取费用的办法。去年初 Tieman 成立了家叫 Cygnus

Support 公司, 主要业务是撰写贩卖及支持 "Copyleft" 软件;

Tieman 相信, 一旦业者能承诺完善的 "送" 后服务, 保证能为客户

抓虫并回答客户任何有关的问题, 就能向客户收取以年计的费用; 也

唯有如此, Stallman 的 "Copyleft" 软件才会普及起来。Tieman

自信, 他的 Cygnus Support 就是这样的公司。



Cygnus 开张的第一年, 即找到 100 多万美元美金的服务合约, Intel

就是客户之一。Intel 需要一种 C compiler 给一种新开发的微处理机

用, 但向 Intel 买货的厂商都担心, Intel 不能提供 C Compiler 的

服务, 所以 Intel 找上 Cygnus, 花钱要 Cygnus 提供 "Copyleft" 的

C Compiler 和服务。Cygnus 还说: 「已经陆续有人打电话来, 说他们

的顾客表示, 如果不提供 GNU 软件, 就不买他们的硬件。」



也许还要好多年的时间, 才能使业界接受 Stallman 的 "Copyleft"

免费软件的观念, 而排除专属性软件的统治。Stallman 绝不是个呆瓜,

而 GCC 的受人欢迎, 从不是偶然, 免费软件的观念也绝对不是花招。

我认为, 它是真正能让软件那么美好的最重要的东西。

_________________
I have a dream:I want to travel the world.
返回页首
阅览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信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Yahoo Messenger MSN Messenger
fly2heart
半仙


注册时间: 2006-07-06
文章: 5

文章发表于: Fri 2007-01-26 19:17:41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这么好的贴子没顶,抢个沙发,
Stallman是牛人,真期待国人也出个牛人,为咱挣点面子。
返回页首
阅览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信件
cell
半仙


注册时间: 2008-05-02
文章: 5
来自: 南阳

文章发表于: Sat 2008-05-03 08:05:15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Stallman真是太伟大了。他简直就是一个为自由而战的伟大斗士!
_________________
爱生命,更受自由!
返回页首
阅览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信件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文章开始显示:   
发表新文章   这个论题已经被锁定,您不能发表、回复或者编辑文章。    FreeBSD China -> 历史-文化-设计-实现 论坛时间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2023cc © 2003 Opensource Steps; © 2003-2009 The FreeBSD Simplified Chinese Project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Protected by Project Honey Pot and phpBB.cc
silvery-trainer
The FreeBSD China Project 网站: 中文计划网站 社区网站
The FreeBSD China Project 版权所有 (C) 1999 - 2003 网页设计版权 著作权和商标